首页 快讯正文

经历全面封杀 华为营收为什么还在成长?

admin 快讯 2020-07-20 14 0
华为公布了2020年上半年经营业绩,销售收入达到了惊人的4540亿人民币。图/shutterstock

7月13日晚间,华为公布了2020年上半年经营业绩,销售收入达到了惊人的4540亿元(人民币,下同),同比增长13.1%,相当于半年赚了小米两年的钱。

其中,支撑华为在困境中增长的主力是营收2558亿元的消费者业务,同比2019年增长了15.9%,是华为三大领域中营收最多,增长最快的主阵地,这个成绩显然来之不易。

在今年上半年,全球手机出货量下跌18.2%,而华为及子品牌荣耀成为中国市场上唯二正向成长的品牌。

也就是说,华为的逆势增长,就意味着对手的一大块蛋糕被切走,而整个中国手机市场,也因为华为极限自救,也重新洗牌。

华为这一年来的手机市场变化,如果用一句话总结,那就是欧洲跌倒,中国吃饱。

由于华为的手机业务很早就跟着华为的基站业务一起出海,华为手机的海外营收也一直占较大的比重,而规模较大的海外市场主要是三个:美国、欧洲、印度为代表的第三世界国家。

因为政治原因,华为在美国的市占基本可以忽略不计;印度等第三世界产品单价较低,也不是华为深耕的主阵地,华为的海外市场重心,其实就在欧洲。

随着Google切断GMS,华为在欧洲的市场也不可避免地步入衰退。但华为并没有出现在欧洲市场当场休克的状况。现实的情况是,在欧洲市场的一年里,华为的市占出现逐季度小幅下跌的现象,一年损失了约6%的市场市占。

欧洲的受挫,让华为开始全面发力中国市场。而攻占中国市场的第一步则是制定了在年底达到50%市场市占的「渡江战役」计划。

华为在压力之下爆发出了可怖的产品力和通路推广能力。在产品上,P30系列的拍照成为了新的产业标杆,仅仅用了85天就卖出了1千万台,比P20破千万足足少了60天。

而在营销通路上,借助产品力的杠杆,华为开始不断施压。比如促销时,在一家大型的连锁通路,卖一台OPPO或vivo手机,促销员积分是40分,P30则是80分。而一些线下经销商则吐槽,产品一波接一波过来,上一波刚刚卖掉,下一波新货又到库,让自己经营的华为手机库存周期拉长到了35天-40天。

在如此猛烈的攻势后一年,华为从中国竞争对手处夺取了7%的市场市占,占据了42%的市场。以OPPO、VIVO、小米为代表的三家巨头,扩张的势头遭到强力的遏制。

OPPO的旗舰机Reno系列一开始准备做到1300万,结果做到400万到500万就开始放缓。为了救场,OPPO立即上马了几款千元机,同胞兄弟VIVO也采取了相同的策略。直接结果就是10月份,小米副总裁卢伟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OV两家在千元以下「入门机」市场中,已经占比已经达到50%-60%。

OV的下沉,给原先的千元机霸主小米带来了极大的压力,小米的股价也从年初的接近13元一路下跌到年末不到9元。

但由于三家尚有基础,在合力抵抗之下,市场市占逐步反弹,到2020年Q1,经过一年血战,三家最终只丧失了2.1%的市场,而华为增长的另外5%,则由更为弱小的二线厂商贡献。

华为在中国的市场市占逆势上涨,被挤占了市占的OVM则被迫加速对外开拓市场的步代。根据 第三方数据机构Counterpoint统计,去年下半年起,OVM国产手机厂商的海外出货量首次集体超过国内。

而支撑起这一次海外增长的,主要两条路径:

第一,主攻高阶,替华为收复欧洲的失地;第二,教育蓝海,开拓印度与第三世界市场。

在欧洲,小米是其中最大的赢家。今年一季度,小米在欧洲的出货量增长58.3%,市场市占首次突破10%,成为继三星、苹果、华为之后的欧洲第四大手机品牌。而小米的小手机的海外市场营收占比,也首次达到50%;相应的出货量达到了其总出货量的七成。

小米当先,OV也不逊色。2019年的OPPO,在欧洲虽然还暂时排不入榜,但整体销量还是出现了200%的增长,尤其在义大利,今年一季度同比增长高达15倍。

成长虽然快,但欧洲依旧是三星与苹果的根据地,OVM根本上其实只是接过了华为丢掉的根据地。印度才是OPPO和 VIVO扩张真正的主战场。

在2019年,VIVO完成了一个创举:在印度市场市占上超过三星,市场市占从年初的12%一举上升到了年末的21%。而OPPO和子品牌realme的合计,实际上也远超三星,从年初的合计14%,上升到了年末的20%。到了2020年初,在OV系的大举进攻下,三星市场市占已经跌至16%,丧失1/3基本盘。

面对越打越乱的局面,三星打出了更为保守的供应链牌,而苹果打出了更为激进的低价牌。

三星手机并没有取得想像中的大反攻。只能说在欧洲面临的压力变小,但是印度反而遭到了惨痛的失败。这也直接导致了今年Q2,华为反而在市场上反超三星,在出货量上冲到了世界第一。

但中国厂商的成功背后却离不开三星的支持。小米CC9 pro的1亿像素、一加 7 Pro 的 90Hz 刷新率的 2K+ 曲面萤幕、vivo S6背后的5G双模晶片都是由三星供应,更为有趣的是,这些可以作为卖点的新硬体,都是对手比三星自己先用上。

考虑到三星电子本身超过70%的利润来自于零部件销售,手机部门已经跌破30%的利润,在这种结构之下三星对市场市占的执念下降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而苹果则更积极地采取了主动进攻的低价战略。iPhone 11 的5499元起售价显然就是冲销量。

但从目前的局面来看,iPhone 11为代表的第一轮低价机只是有效遏制了苹果市占的持续下跌,在四季度猛烈的抬升后,又开始回落。

因此苹果在2020年的二季度继续加码,发布了价格更低的iPhone SE 2,而华为在欧洲卖的好的机型是两三千元价位、相对低配的旗舰机型。苹果新出的SE正好与这个价格段吻合。

因此,可以预见的是,在一个逐步退居上游,一个低价扩张,苹果和三星的销量甚至不久之后会出现对调。

但所有的短期政治扰动,无疑都不会改变长期趋势,中国手机企业经历了世界上最残酷的内战以后,营销策略已经炉火纯青,产品力上又背靠世界最大的手机生产链,不管市场接受不接受,中国制造持续发展、外溢全球的脚步都不会停止。

文章来源:观察者网 5G专利最大户 华为突破封锁还有必杀技 英国2027年移除华为?业者:那时已是6G时代

海外疯珍奶前3年 联夏已研发新品「等」市场

联夏食品董事长林慧美。 走进屏东大武山下的这家中型食品调理厂,同一时间,有多达10种以上品项在不同工作站与产线上转动:麻糬、咖哩、珍珠、果浆、豆馅、调理包⋯⋯。从冷冻到常温,从甜食到咸食,琳瑯满目。 它是联夏食品,成立半世纪的老牌食品厂,5成以上营收来自外销;另一半的内销中,又有近7成来自业务用市场。虽然营收规模不到食品大厂味王的1/6,却能与味王在调理包市场上并列双雄。 你不认识它,却极可能吃过它的产品。全球连锁咖啡龙头在亚洲的饮品原物料,就来自于它;它也是全球3大连锁速食业者、国际连锁冰淇淋大厂指定的原物料供应商。 快,是不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dafa888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